我在屬於我一個人的住處裡,望著窗外的景色,聽著偶爾經過小街的機車聲響,純粹的單身生活應該就是這樣吧,沒有人打擾,很純粹的自由。房間裡的擺飾佈置我可以自由決定,所以在家樂福閒逛購物也成了下班後的樂趣之一;我腦海裡浮現著週遭環境的店家,誠品書店、各式的餐廳、咖啡館、電影院,也許不見得每一天都會光顧這些地方,然而這也就是一種自由,自由真好。

這樣子的生活,無疑的,應該是我長久以來所期盼的能夠完全獨立自主的生活,雖然我不能免除的需要工作,依然附存這個社會體制下,承受著工作上必然性的壓力,至少我的生活是自由的。但是扣除了這些換取自由的無奈,我仍覺得這樣子的生活裡缺少了些什麼。我是自由了,就某種實質的社會意義而言,不過生活卻有著無法言喻的空洞性質的感覺,我想,那應該是過去習慣性擁有的安全感。

一個人,通常也意謂著孤獨,缺少了陪伴的自由,那種感覺就像是獨自在天空飛翔的..烏.鴉。

 

過去的生活裡,我不需要斤斤計較的記錄著三餐花了多少錢,水電瓦斯的費用需要多少、生活用品的費用又需要多少,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花費,這些似乎都不在我的管轄範圍裡。依賴著家人的生活,就算錢賺得很少,只要偶爾能買些唱片或書,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有狗狗陪伴,似乎也能讓人感到滿足。 而一個人的生活,沒有依賴的生活,似乎只能學習堅強,以及習慣..孤.單。

 

我是為了什麼原因,要追求這種獨立自主的生活呢? 或許,只是單純的想擺脫不自由的感覺。想擺脫別人對我的生活的干預,想擺脫這個社會不自然的體制,甚至是擺脫自己既定的命運。我在想,總有一天我一定可以完全的自由,我想像著一幅清幽的天然的生活環境,我能隨性的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也許,那會像是陶淵明的桃花源,或是柏拉圖的理想國般的完美。 又或者,那是一個無人的廣大的森林,讓我能像卡夫卡一樣的全裸曬著太陽,不時的走進迷宮似的森林深處裡探險。

雖然,我已經遠離15歲的我有好久好久的距離。但又說不定,15歲的我早已躲在迷宮深處的某個入口背後的世界,等著我將他尋回,在那裡,也許還能遇見中田先生以及佐伯小姐,或是我所認識的某個人。

 

烏鴉對卡夫卡說了這麼一句話:「一個15歲的小孩在遙遠的陌生地方,你到底能找到什麼工作呢?你連義務教育都還沒讀完。有誰會僱用這樣的人?」,不過卡夫卡真是個堅強的少年,我羨慕著他所度過的漂浮歲月,15歲的我沒那麼堅強,甚至現在的我也不完全的堅強,我依附著這個社會,沒能完全自由的飛翔。

有時候,我會希望像中田先生一樣,只需要能跟貓溝通就好,即使漫長的日子裡找不到生存的意義,什麼也不懂的在某個區域裡過著生活,只要沒有憂慮就好,這樣的生活算不算是完全的自由呢?

如果我一直找不到遠離不自由的出口,會不會就像圖書館的佐伯小姐一樣,即使生活著,也感覺不到時間對於我的意義呢?

 

『想到這裡心情變得很不可思議。在那裡的一切事事物物都開始顯得很虛幻似的。看來就像一陣風吹來馬上就會飛散掉似的。我把自己的雙手攤開來仔細看。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勞碌地做這件事情呢?為什麼非要這樣拚命地活下去不可呢?』卡夫卡想著我想著的事情

 

是啊,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勞碌地依附在這個社會過著這樣不完全的生活呢?

這些生活的難以言喻,或許就像是謎一般的天空落下的沙丁魚以及螞蝗,讓人難以費解吧。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