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三部曲, 嚴格來說, 應該是四部曲

因為怎麼說, 我都認為要看完「舞‧舞‧舞」, 才算是走到了終點

聽風的歌, 是20歲的我; 我與老鼠相遇, 有傑的酒吧、唱片行的女孩

稱不上有太大的意義, 也沒什麼感想, 但是, 很樸實吧, 我想

至少, 越後面的我的人生, 真是摻雜著太多非現實性的生活

太混亂了, 蹤使旁觀的人並不介意誰的人生倒底混亂不混亂, 不過混亂的人生真是太糟糕了

而這樣的人生, 延續到1973年, 感覺的部份並沒有太大的變動

想一想, 這是三部曲呀, 所以主角一直過著這樣的人生也沒什麼不對

然後....老鼠離開了

就像有些厭倦了特定生活型態的人一樣, 放棄看似可能美好的生活, 去追尋更自我性的目標

也許, 那也稱不上是什麼目標

因為人生如果走到了一種地步, 無論如何也不想變成某一種狀態的時候

說不定, 人生就這麼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真的是說不定

到了 34 歲的年代, 生活的感覺就不那麼完全的屬於實質的現實性了

一堆奇怪的夢境, 奇妙的呼喚, 莫名的人生腳步

跳舞吧! 跳舞吧!

不這麼做的話, 所有的關連都會中斷

嗯, 就像小孩子變成大人, 大人變成老人一樣

只是稍為的停頓了腳步, 小孩子不見了, 也許大人也不見了

 

我只是很單純、好奇的想著

究竟 34 歲的我, 會過著什麼樣的人生

還是, 我沒有 34 歲的人生

這一切都很難預料的, 真的有可能會沒有 34 歲的人生哦

雖然我確定我還有明天的人生, 可是我不能保證會有 34 歲的人生

然後如果說, 我的人生走到了某個境界之後, 就會停止

我能不能選擇自己停下腳步的方式?

例如, 我很久以前做了一個夢, 不知道為什麼, 那個夢給我的印象很深刻

我放棄了所有的一切, 連人也放棄了, 任何人都被我放棄了

也許, 是任何人都放棄了我, 也許哪 然後我走在一個下著大雪的深山裡

沒有兇猛的猛獸

當然, 也沒有人 走到一處山洞裡, 很平靜的望著下雪的天空

結束了

在沒有任何人歡送的情況下, 在沒有任何人哭泣的情況下

一切都結束了

我開始一場很平靜的睡眠, 永恆的睡眠

 

總之, 這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至少比在意外事故中帶著驚慌的容貌死掉要好得多

我覺得, 如果可以的話, 在我要停下腳步的幾秒前、幾天前, 告知我一下

不然我找不到夢境裡的雪山山洞, 我會覺得很可惜的喲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