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悠閒的上午 & 狗狗寫真集

今天, 是我在西藏旅行的最後一天, 明天, 要飛往成都, 而後天, 要飛往台灣

剩下最後一天, 究竟還能去什麼地方, 是去色拉寺聽辨經? 去看最大規模的哲蚌寺? 看甘丹寺? 爬藥王山? 結果我們什麼也沒做, 早上一行人睡到九點多才醒來

Prita跟Fen因為要處理珠峰行程的證件(要入藏證, 邊境證), 所以早上成了自由活動時間, 而我的發燒雖然已經退了, 不過沒什麼動力一個人前往其他景點參觀了, 於是我花了一些時間把旅行日記補齊, 接著快速的逛了一圈八角街, 很阿莎力的在唐卡藝術村買了一盒藏香當做紀念品

 

至於剩下的空閒時間, 我在亞賓館逗著狗狗玩, 這裡的工作人員養了一隻可愛的狗, 他的名字叫「豆豆」

我最喜歡狗了, 請看以下我費盡心思拍出來的寫真集(分上午及下午二次拍攝)

 

之二.高中同學與新朋友

下午二點多, Prita跟Fen回到7號房, 我拿了早上買的藏香給Prita聞, 結果發現我買的是屬於人工香料, 當然, 在唐卡藝術村賣的藏香有很多種啦, 也許當初在買的時候, 我應該向店員強調一下我要買天然的, 但是買都買了, 每一小包也都挺便宜的, 就算不拿來送人, 也可以放在書桌抽屜、書櫃或衣櫃裡當作芳香劑

所以整體來說, 我在西藏買的紀念品, 大概就屬藏藥比較值得期待而已

接下來的時間, 我再度到樓下逗著豆豆玩(照片已貼於上篇), 然後到商務中心上網, 除了在意欲張貼一些文章之外, 我花費了不少時間使用WebMail收信, 一共有七百三十多封, 但九成是垃圾信, 像這種情況下, 在WebMail刪信件很沒有效率, 等回國之後再用Outlook來處理會比較快

之後, 我難得的連上MSN, 恰巧裡面唯一一位的高中同學傳訊過來

 

Pan:你該不會在西藏吧
Fred:是啊, 我現在在拉薩
Pan:真不敢相信
Fred:還好啦, 現在西藏開發得很快速, 住宿及交通都很便利了

(接下來我們聊了一些事情....)

Fred:我來到西藏完全沒有得到高山症
Pan:因為你是高海拔的貓頭鷹啊
Fred:說得也是, 這裡的確有不少老鷹
Pan:哈哈

※貓頭鷹稱號的由來---因為我上課常打瞌睡, 瞇起眼來就很像貓頭鷹博士


六點左右, Prita準備跟一同去納木錯的二位新朋友談論明後天的行程, 我閒著沒事做, 對於西藏的旅遊行程也懂了不少, 所以我也一同前往, 在亞賓館的中庭聽著旦巴先生規劃的行程; 這二位新朋友, 一位是新加坡來的男生, 另一位是韓國來的女生, 感覺上都很友善, 在行程討論完畢之後, 我們相約八點去吃傳統的藏餐, 會有另一位朋友帶領我們前去

在晚餐之前的這段時間, 我跑了一趟雪域大藥房, 買了10克180元的特級藏紅花 (旅費剩太多), 我想, 就算朋友同事不送禮物, 至少要帶點有用的東西孝敬一下老媽

 

之三.八國聯軍吃藏餐

八點, 我們到亞賓館中庭等候集合, 這次要帶領我們去吃藏餐的, 是一位台灣來的羅先生, 他會在西藏跑18天的阿里行程, 原本我以為差不多就我們四個人, 加上羅先生、新加坡的小陳、韓國的Judy, 但是沒想到來集合的人還真多, 有一位法國人(女性)、一位韓國人(Josh, 男性)、羅先生的妹妹、一位廣東深圳人(男性), 而由小陳口中得知, 還會有二位日本人(男性)隨後跟上, 這稱做八國聯軍, 真是一點也不為過

我們在中庭聊著天, 等候著所有人到齊, 才步行前往朵森格南路(也就是北京東路到朵森格路後左轉, 往大昭寺的方向), 在一間叫「阿羅餐(A Lou Cang)」的餐廳用餐

由於人數很多(高達13人), 我們的菜都點二份, 負責點菜的是羅先生的妹妹(簡稱小羅), 其實我們也是在餐廳才曉得她是羅先生的妹妹, 原本我還以為是導遊哩, 因為他們兩個一黑一白的, 實在看不出來是兄妹 (回國後才得知, 他們只是剛好都姓羅而已, 不是兄妹, 又被騙了)

這次的藏餐菜色有:酸蘿蔔炒牛肉、青椒包子、羊肉燉蘿蔔、烤羊排、炒羊肺、白米飯、窩窩頭、炒飯、甜茶, 整個桌子滿滿的都是菜, 看起來真的是很豐盛

也許是因為大家都很友善, 也許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地方, 聊天的感覺就顯得特別開心, 吃飯自然也是一副熱絡的景象, 我們從九點半吃到十點半, 在離開西藏之前還能認識這麼多朋友, 真有種依依不捨的感覺

 

 

之四.告別

今天晚上下了短暫的雷雨, 記得要去林芝的時候也是下了雨, 這真是不好的預兆, 然而即便如此, 我卻渾身不對勁的覺得, 空氣乾燥得快讓我窒息, 睡到半夜三點, 我起身上了趟廁所, 試圖用水沖洗口鼻, 看會不會舒服一點, 而這時候Prita跟Fen其實也已經差不多清醒了, 因為他們很早就要出發到納木錯

之後我回房間再躺了一會兒, 但是狀況還是不太理想, 於是我再度起來, 把毛巾淋濕(淋熱水還真燙手咧), 再把浴巾丟在臉盆裡, 然後也把浴巾也淋上熱水, 製造一些水氣, 像這種方式, 我已經在拉薩試了很多遍了, 濕毛巾跟一盆水是對付乾燥空氣的好方法

其實這樣反覆的起身, 我差不多已經沒有睡意了, 在四點左右, 我的肚子痛(大概吃多了), 我再度前往廁所拉拉, 回來之後, Prita跟Fen已經準備好行李, 要預備出發了

我則因為夜晚接二連三的小毛病, 成了唯一在凌晨清醒, 與他們告別的人

這種感覺真是奇怪

 

之五.夢境

今晚的晚餐, 日本的朋友問起了那裡可以看到出家人苦修, 那時我回答:青朴, 順道寫下了這二個字在他們的筆記上

然後我說了一句:It's maybe three to four hours, walk....

而睡覺的時候, 不知道那根筋不對勁, 我居然在事後才在想:「是4個小時嗎? 我會不會記錯了, 可能40~50分鐘就可以了」, 不過因為已經在睡覺了, 懶得再花功夫去查書, 於是我唯一在西藏做的夢, 就是夢見自己走在前往青朴的路上, 大概我真的很想知道走一趟需要多少時間吧

後來半夜因為上廁所的關係醒了, 在Prita跟Fen準備出發之前, 我拿起了旅遊書, 確認一下青朴的相關資料

結果, 真的要3~4小時啦, 我居然為了這個原因做了個奇怪的夢

真不曉得那二位日本朋友在聽到「It's maybe three to four hours, walk」之後, 會不會也在夢中體驗步行四小時到青朴的艱辛旅程?

 

備註:

Prita補充:從拉薩去青朴其實不難,後來當天吃飯的人有一半都去了那邊。先從拉薩搭乘巴士到桑耶寺,當晚住在桑耶寺或是周邊的民宿。隔天一早6:30,會有一台貨車載滿了要去青朴的藏民,搭上車,跟著藏民走就對了。成本低廉,但是你可以看到最多的修行人,很震撼。

 

之六.不捨

在告別Prita跟Fen的同時, 我的心裡有種不捨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十多天都相處在一起, 一同面對了許多事情

也許, 我還希望自己是旅程的同行者, 我發揮了最佳的潛力, 參與了到目前為止所有的行程, 而我竟然已經要回程, 他們的旅程卻還在繼續

即便我心裡有一絲想要繼續旅行的期望, 我卻也很清楚, 這個回程的日子在冥冥之中已被選定

(1) 出發前, 我考量著旅費、自己對環境的適應力, 加上第一次作長時間旅行, 不是很有信心, 於是只預計玩二個禮拜

(2) 第一次長時間的離開家裡, 儘管我在旅行中一點都沒有想家, 一通電話也沒有聯絡, 但我想, 家人畢竟還是會擔心, 所以二個禮拜是第一次旅行的限度

(3) 其實暑假我想到補習班聽課, 準備研究所的考試 (不過事後又不想了), 因為人生有很多計畫, 而我自己也常常猶豫, 所以那時我才決定只玩二個禮拜

(4) 原本應該是我、小妹跟Lynn一同回程, 不過Lynn因為高山症的緣故, 提早回到成都, 並與Sam一同回程, 這時候, 如果我延長旅行, 就演變成小妹獨自回程, 無論會不會出意外, 或是自己一個人有多麼堅強, 我還是覺得應該至少要有二個人同行, 不管有沒有相互照顧的必要, 至少還在旅行中的人會比較安心

就算我可以不考慮以上的理由, 來往機票要如何處理?

會不會有後續的問題? 都讓我不得不認為

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這是上天注定的

 

之七.西藏的眼淚

西藏對我來說, 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我常想, 只要能無憂無慮過生活的地方, 就是一個接近天堂的地方, 而西藏很接近我心目中的天堂

藏傳佛教裡, 有一個叫做香巴拉的理想世界

我想, 居住著對於藏傳佛教有深厚信仰的藏族人民, 西藏很接近所謂的香巴拉

回程之後, 我的人生課題還很多

目前是工作抉擇的問題, 將來的事, 總要在現在想清楚

但無論如何, 我最希望的是, 將自己安置在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小世界裡

來到西藏, 我的腦海呈現著全然的空白, 或許十四天很漫長, 但對我而言, 西藏再漫長的時間也秤不出絲毫的重量

如果有一天我能放下所有的一切, 而這個外在世界也能還我全然的自由

或許香巴拉, 會是我人生旅途的終點站

很多人都把西藏想像得有多麼難以生活, 然而開發快速的西藏, 無論住宿、飲食或是交通, 都進步得讓人無法想像

然而, 無論西藏的外在條件如何的進化

我都希望這裡的人民, 以及他們對於神佛的信仰永遠都保持著千年前的單純與堅貞

因為我一直認為, 西藏, 是香巴拉在人世間的最後一片樂土, 最後一塊接近天堂的地方

我向上天祈禱, 願這裡的人們, 無論生活富足與否, 都能堅守著這個無憂的理想世界

願眾神佛繼續守護著天堂的子民們, 守護這片樂土

我總有一天, 會再度回到這個接近天堂的地方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