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嗄機場】

早上五點, 我們接到飯店的morning-call起床, 稍為的盥洗、著衣之後, 我們拎著行李到一樓的大廳等著其他人, 而約5:40, 我們搭著旅行社提供的交通車, 準備出發到機場, 像這種時間搭飛機, 既沒有機場巴士, 也不太可能叫到計程車, 旅行社的接駁車就顯得很重要了

交通車行駛著, 馬路上的景色都還是黑漆漆的, 我們吃著土司、喝著牛奶, 很簡便的解決了早餐, 然後在略擠的空間裡, 講著一些不太好笑的言語, 因為車程有些遠, 總得要打發一下時間

到了機場之後, 大夥先去換了些人民幣, 而我則是把一半的旅費存進了Prita在這裡開的中國銀行帳戶, 中國銀行幾乎各個省份都有, 可說是相當普及, 旅行者只要憑台胞證或護照都能簡便的開戶, 對於長時間的旅行來說是一種保險, 另外還會有"利息"可小賺一點

接著我們進入了檢查關口, 走了好長的一段路抵達最左邊的C12登機門, 準備出發前往拉薩



在飛機上, 我的身旁坐的是一位年輕人, 看起來應該是當地人吧, 不過我一向沒有向陌生人搭訕的本身, 所以一開始只是靜靜的坐著, 偶爾望著窗外的景色

從成都到拉薩的航程, 注意著窗外的景色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 在還沒進入青藏高原的範圍之前, 雖然已經是群山交錯的景色, 但雲層與山脈的距離遙遠, 甚至部份的山脈呈現著紅土的顏色, 而當慢慢進入了青藏高原之後, 雲層不但拉近了與山脈之間的距離, 少數的山頂也都能看見少少的積雪, 甚至還能看得到超越了雲層的白銀色雪山頂



而我跟座位旁年輕人的交談, 大致上就從我觀望著窗外景色好一段時間之後慢慢開始(大概想說, 這一定是外地來的遊客吧, 一直看著窗外), 由對話中, 我知道他是西藏山南地區來的人, 我向他問了一些西藏氣候的事情, 諸如常不常下雨, 高原症的適應之類的, 另外窗外的山景也是我們交談的話題之一, 所以我在飛機上也拍了幾張俯看山景的照片, 這種向下遠望整體山景的感受跟站在雪山底下的視野應該是相當的不同吧, 有時候真會讓人期待著去雪山腳下走走

 

抵達西藏的貢嗄機場之後, 我們先去領自己的託運行李, 恰巧身旁是之前跟我們一起坐旅行社交通車去機場的老外, 他也是來西藏旅行的, 所以領行李的過程中, Fen和Sam還跟他交談了一會兒

 

 

出了機場, 我莫名的覺得興奮, 這除了是因為看見了一大群的高山和藍藍的天空, 同時也是為自己在這裡的自由而有一種自在的解脫感

而在機場之外, 中型的巴士和計程車都在等待著遊客, 我們一行人走向計程車(最主要是能送我們到指定的旅館), 便看到司機在爭先恐後的搶著客人, 我、Prita和Lynn搭上了排在很後面的一輛計程車, 其實我覺得滿莫名其妙的, 照道理說, 應該是按照計程車的排隊先後, 依序的搭上空車, 否則計程車排隊等候又有何意義, 而我在半推半就之下坐上了計程車, 也只能讓它順其自然

 

後來, 果不然的, 這輛計程車的車牌給拔了, 為了這個小事故, 我們額外的繞了一點小路, 讓師傅(我們管這裡的司機叫師傅)去領回他的車牌, 然後才追著另一輛車的腳步而去

中途, 因為我們的車上還有空位, 恰巧有一位陌生人攔了車, 他也是要往拉薩去, 所以師傅讓他上了車 (有伏筆)

照Prita公關的個性, 她當然就和那位陌生人聊了起來, 之後知道了他是甘肅來的, 目前在做蟲草的生意, 不過這個人的話實在不多, 過了一會兒就變得安靜了起來

師傅開車開車挺快, 沿途吹來的風相當涼爽, 我們沿著拉薩河一路行駛, 偶爾我會拿起數位相機拍著路上的風景, 接著過了一段時間, 我們在拉薩河的一處景點停下車來休息、拍照

 

 

這處景點是一座小山, 但山壁上有著彩色的佛像雕刻, 山頂上掛著許多哈達(哈達是西藏人獻給眾佛的長布, 質感很細膩)

 

我們一行人先在拉薩河畔拍了照, 然後越過馬路, 走向佛像雕刻拍照, 當然, Prita偶爾會用所謂的借位拍照法偷偷的拍照(就是假裝在拍自己的同伴, 其實是在偷拍當地人, 因為直接拍當地人是件不太禮貌的事情), 而我在最後要離去之前, 拍了一張犛牛的照片

 

由這處景點再向前行駛二十里, 就進入了拉薩市, 原本我對西藏的印象, 還停留在70年代那種偏僻兼不衛生的水準 (其實是對大陸大部份未開發的省份都抱持這種看法), 不過一進入了拉薩市, 不但新式建築物林立, 馬路也是又大又寬, 不輸給台灣馬路的水平, 我們經過了金牛的銅像、布達拉宮, 一路直直的朝著吉日旅館而去

 

在吉日旅館前下車後, 我們到吉日的櫃台訂房, 吉日之所以會在我們住宿的考量名單裡, 除了住在這裡的背包客很多, 外加住宿費相當的便宜, 一個晚上一個人只要25元, 所以我們在「還沒確認房間狀況、衛浴狀況之前」就亳不猶豫的訂了一間七人房

正當我們在check-in的時候, Prita發現居然找不到她的相機, 搜遍了她自己的行李就是找不著, 而之前要下車的時候, 我們也的確有留意是否有遺留物品在計程車上, 因此對於相機的失蹤感到非常訝異, 而Prita撥了那師傅留下的電話, 這電話居然是假的, 於是在Fen一行人也抵達吉日之後, 我們透過Fen這一車的師傅, 想辦法要聯絡上我們這一車的師傳

另外, 我們也認為與我們坐同一車的甘肅人有相當的嫌疑, 因為他就正好坐在Prita身旁, 這讓我們對於「陌生人」有著相當的體悟, 有一些貴重的物品果然是不能隨便在陌生人面前展示的

之後Prita前往附近的派出所報案, 而我們則先把行李拎到房間裡, 準備休息

說實在的, 吉日的建築有些老舊(不然怎麼會便宜), 當我們進入房間之後, 整體的感覺是陰暗沉悶的, 空氣不太流通, 而進入了公共廁所一「聞」, 有著噁心的臭味, 僅管它還不算太髒, 可是我對於「味道」可是相當敏感的(噁.......想吐)

 

 

小妹跟Lynn似乎有些疲憊, 一到了房間便躺在床上休息著, 而Fen則是把一些昨天送洗的衣物拿到走廊上晾著, 過了一些時候, 我瞧見Sam跟Fen似乎在跟人聊天, 走出了房門一看, 原來是住在我們隔壁房的旅行者, 一位男的、一位女的

後來聽他們聊了一會兒, 原來這位先生(王大哥)是中國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 這次來西藏是因為工作的關係, 來這裡拍照的, 而小姐則是峽西來的姑娘(拉拉), 她是個自由旅行者, 來西藏也已經十多天了

我們向王大哥詢問了一下西藏好玩的景點, 王大哥向我們推薦「然烏」, 這個地點在我研究的行程功課裡, 是林芝地區相當東方的地方, 因為很偏僻, 大部份的行程不會走到這裡, 不過王大哥給我們看了張他拍的照片, 真的是相當美麗, 而然烏那一帶, 還有傳說能看到未來的聖湖--拉姆拉措

看來我們還算挺好運的, 第一天到西藏就遇上了有豐富旅遊知識的人, 之後, 我、Sam和Fen到北京東路上逛街, 我們先是走進了市集裡逛了一大圈, 在市集快要出口的地方瞧見了一間看起來挺高級的旅館, 這間旅館的風格挺特別的, 感覺上不太像藏式的建築, 裡面的櫃台人員幾乎只能以英語交談(預估是尼泊爾人), 我們向他詢問了房價, 一個晚上要220元(雙人房), 參觀了房間和內附的衛浴, 雖然條件真的是挺不錯的, 但是礙於價錢過高的緣故, 我們只能離開這裡, 繼續回到北京東路上再度尋找

接著, 為了找一家小店來吃些東西, 我們走進了一家梓州小吃, 點了一籠包子和一碗豆腐湯, 這裡的食物說實在還滿好吃的, 既不會太辣, 份量又很足夠, 我們吃完了一籠八個的包子之後, 又再度叫了一籠包子, 而離去之前, 也包了一份包子, 準備帶回去給休息的人吃

離開了梓州小吃, 我們走進了它隔壁的亞賓館, 順道參觀了一下, 亞賓館的大廳挺華麗的, 讓我有種錯覺, 以為它的房價會和之前的高級旅館一樣的貴, 沒想到這裡的三人房才120元一晚, 於是我們打鐵趁熱, 觀看了一間房間和公用的衛浴設施

比起吉日的25元, 雖然亞賓館的住宿費略高了一點, 一個人得分擔40元, 不過這裡的環境實在比吉日好太多了, 特別是衛浴的部份, 所以我們三個人就先替大家做了決定, 訂了二間房間

回程的路上, 我們到派出所去探視Prita的情況, 沒想到Prita居然和二位警員在裡面吃著小菜聊天(果然是標準的公關), 而我也還滿貪吃的嘗了一些小菜, 我們跟警員聊著天, 另外還拿起了床邊的手拷拍了搞笑的照片, 然後和Prita一起回到吉日, 準備大搬家到亞賓館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光點
  • 為什麼你可記得如此詳細啊?
    真是太厲害了
  • 因為那時候每天都有寫日記呀
    我發現有帶筆記本寫日記,回來整理遊記真的很方便

    Fred 於 2010/07/07 12: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