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五點,我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箱、登山包、相機包及腳架,先「自動」Check Out 完畢,再利用剩餘的時間稍為吃了點昨晚的義大利麵

因為要把不需要的物品放在行李箱裡、把要用到的物品放在登山包裡,原本看起來應該很精簡的行李,像分身一般的變成了好幾件,弄得我有一點手忙腳亂

約六點左右,The Rock Tour 的車子到了 YHA 之前,有不少的背包客都在門口前等待著接他們的車子

Alice Spring 就像是個短暫的遊客集中場所,在天未明的清晨匆忙的前往其他地方旅行

不過車子才出了城鎮沒多久,卻見到道路上停著許多的車輛,一大清早的,難道會出車禍了嗎?

導遊 Mark Cooper 說,前方的道路發生大火 (Bush Fire),目前警方封閉道路中

不會這麼背吧?行程才剛開始耶!

眾人下車到道路的對面一望,果真在遠方看到一長排的火光,天啊,這麼遠都可以看得到,那表示現場是相當的慘烈

僅管大火燒的是道路一旁的樹林,但濃煙其實也是高溫、具危險性的,並且會阻礙到開車的路線

沒有人知道狀況會如何演變,大夥只能在拍完照之後,回到車上等候

忍受不了無聊的人,則在道路旁玩起了傳橄欖球的遊戲,還真是看得開

傻等到八點半,實在是太無聊了,於是再度回到愛麗絲泉,麥當勞裡湧進了許多應該也是折返回來的遊客

我再度的吃了一份早餐,導遊則在等候道路大火的後續消息,萬一運氣不佳,說不定行程可能得取消

老實說,我滿擔心行程取消的後續事情要怎麼處理,按預定的行程,我的下一班飛機是在 Ayers Rock

會有巴士是專門前往 Ayers Rock 的嗎?又或者得搭飛機去呢?沒有飛機或其他交通工具怎麼辦?

這可是相當嚴重的問題耶,如果看不到烏魯魯,那來中澳的行程可說就毀掉了,部份的同伴似乎也有著相同的困擾,跟司機討論著可行的解決方法

幸好,等到了九點半左右,傳來的是好消息,在空等了近三小時之後,總算可以正式出發了

再度出發上路,那原本發生大火的區域,可說是令人無法想像的綿長,車子開了許久,道路一旁焦黑的景象卻從未間斷過

少了三個小時,今天的行程自然也會有改變,Mark 說,今天我們將可以在國王峽谷看到日落,就連他也很久沒看到國王峽谷的日落了

當然,有得必有失,行程時間減少,相對的也會少看到一些景點

旅行就是這樣,永遠都無法預料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說不定我們是極少數能在國王峽谷看到日落的旅行團

這一路上除了焦黑的被焚燒過的土地、稱不上茂密也不算高的樹林,不管朝哪個方向望去都是廣闊的紅土荒原,沒有任何的住家

車子應該已經開得相當的快,但再怎麼快,似乎也逃離不了這個景色單調的區域

這紅土國度,比相當中的還要廣闊,精簡地圖上的短短距離,卻得花上相當漫長的時間才能走完

所以啊,千萬別想自行租車在此地旅行,如果車子出了狀況,沒有人可以救你

從愛麗絲泉到國王峽谷究竟有多遠?大約二個多少小才抵達唯一的一處加油站,只有這裡才有商店及廁所

因為天氣實在太熱,出發前所攜帶的水至少喝掉了一半,所以又買了二大瓶的水

約下午三點多才到達國王峽谷之前的 Kings Creek Station,這裡也是唯一的加油場所,有商店、也有露營地

算一算真正到達國王峽谷,已經是出發之後過了五個半鐘頭的事情

國王峽谷 Kings Canyon,屬於 Watarrka National Park,在愛麗絲泉西方偏南約 450 公里的位置

國王峽谷的山壁有超過 300 公尺的高度,峽谷有部份區域屬於原住民的神聖領域,同時,因為此地屬於國家公園的範圍,遊客必須行走上指定的路線上

這除了考量到遊客本身的安全,也是維護國家公園內的生態環境,所以記得在行走時,要避免去踩踏到植物,也不要留下任何垃圾

健行的路線一共有二條,Kings Canyon Rim Walk 會往峽谷的頂部走,沿著峽谷繞一圈再回到停車場,所需時間約為三至四小時

另一條較簡易的路線 Kings Creek Walk,是沿著峽谷底部往 Kings Creek 走,所需時間約為一小時

Kings Canyon Rim Walk 一開始的部份是最陡的階梯攀登,當地人因它的陡峭,稱此段為 Heartbreak Hill 或 Heart Attack Hill

我覺得這個實在是形容得太恰當了,因為我大概爬到一半,心臟就已經跳到快要讓我無法喘息

而且為了要趕在夕陽之前到達頂部,可說是得拚上了老命給它爬上去才行

然而越是到高處,風景就越來越壯觀,不往上爬就無法體會這風景呀,這天空藍得簡直像假的一般

沿著 North Wall 的邊緣一路走著,望向馬蹄型峽谷的入口端,原本的停車場早已渺小的不見蹤影

三百公尺的山壁究竟有多高呢?如果有人在對側的 South Wall 行走時,不妨瞧一下人與山之間的對比吧

大約走到了路線的一半,開始沿著樓梯往下走,底部是樹林環繞著的一處水池 Garden of Eden

越過了 Kings Creek,走到另一側的山谷,可以到看許多因風化而成圓頂狀的砂岩

夕陽的時間,在冬季平均都是介於五點半到六點之間,抵達了 South Wall 最適合觀看日落的地點之後,總算能好好的休息一會兒

若這一路上有稍為留意一下山壁的變化,應該可以發現,其實在不同的地方所看到的山壁,外貌都有明顯的不同

最初,是最普通的長滿草叢的山坡;到了峽谷的裂縫處,底下則是高大的樹,山壁因風化而有顯著的條紋,頂部有圓頂砂岩

在南壁,則像是被什麼神兵利器切割而成的平滑表面,在夕陽的照射下,給人一種可以反射日光的感覺

休息的時間可以做什麼呢?當然是拍照,例如在山壁的邊緣趴成一排,又或者是其他你所能想像到的各種奇怪姿勢

等待的同時,我們附近還出現了二位小嬌客 Spinifex Pigeon (中國稱作冠翎岩鳩,找不到台灣的說法)

在澳洲,只有二種鴿子在頭頂有冠毛,Spinifex Pigeon 便是其中之一,另一種有冠毛的鴿子是 Crested Pigeon

這二種鴿子的外型基本上都滿相似的,唯一的差別就只在羽毛的顏色而已,Crested Pigeon 的羽毛跟我們常見的鴿子是相同的

Spinifex Pigeon 有白腹 (White-bellied Spinifex Pigeon) 及紅腹 (Red-bellied Spinifex Pigeon) 兩個品種

白腹冠翎分佈在澳洲北西、北東及中部的乾燥地區;紅腹冠翎則在西澳的 Pilbara 地區

他們的羽毛都呈鐵鏽色,能融入紅土地區的環境之中,眼部周圍的斑是紅色的,其餘頭部則有黑色及灰色的斑紋,翅膀上有黑色條紋

他們的名稱由來,是因為他們多半生活在低林地及帶刺的草叢週邊 (spinifex grasses) 而得名

我說呢,如果在台灣的公園都是這種神氣的鴿子,不知道會是什麼景像,比起紫灰色系的鴿子,橘黃色的冠翎岩鳩更加的可愛哩

終於,太陽逐漸落至高山的後方,我嘗試著用手動對焦的方式,組合著不同的光圈、快門,想要拍下落日最美的一刻

旅行了這麼多天,我似乎比之前在冰島的時候,更加的瞭解如何使用自己的單眼相機

有的時候,一些質感好的照片、時機不錯、構圖不錯的照片,往往都是憑著直覺與運氣的加持而拍下來的

但我希望在自己旅行中累積的攝影經驗,能讓我越來越能夠隨心所欲的、完美的拍下所有的景色

在走回停車場的途中,Mark 介紹了一種植物,叫做 ipi-ipi

在 Anne Kerle 所寫的 Ayers Rock, the Olgas & Kings Canyon, Northern Territory 書中有介紹到這種植物的用途

對於原住民來說,ipi-ipi 有幾種藥用的用途,你可以燃燒這種植物進行煙燻治療,也可以取它的乳汁來治療皮膚的疾病,例如疥瘡

煙燻治療的部份,是把大量的 ipi-ipi 放在坑裡燃燒,放出濃煙,而生病的人則躺在坑上直到身體變好,甚至覺得有一點麻木為止

至於乳汁則是從 ipi-ipi 的斷口處取得,尤其是下雨之後最易取得,另外也可以將它放在熱水裡煮,用煮過 ipi-ipi 的水洗澡也有治療效用

除了治療的用途,ipi-ipi 也被原住民用在懲罰犯錯的人,因為它的麻醉效果,眼睛被乳汁塗過的人會失明好幾天

受處罰的人在這之後被會丟在不知道位置的草叢邊,他找不到回家的路,也找不到食物與水

如果他能在這種情形下順利的回到家,他所犯的錯就會被原諒,反之,就是死亡

解說完了 ipi-ipi 的用途之後,Mark 還教了我們一句原住民來用問候的話:palya,英文發音近似 parl-ya

這句 Palya 可以代表 Hello, Goodbye, Thank you 或 Finish 等各種意涵

晚餐,我們是在國王峽谷的星空之下享用,Mark 煮了一大鍋類似中華炒麵的麵食,還滿好吃的

停車場可說是完全沒有光線,頭頂的星空相當的美,我在餐後拿出了腳架拍下了我個人收藏的首張星空照片

關於星空的拍攝,網路上有許多教學,大致的重點有:

(1) 相機使用 M 模式,B快門配合快門線,曝光時間要 30 秒以上

(2) ISO 在 800 以上

(3) 手動對焦 (MF),焦距為無限遠 ∞ (所以挑選鏡頭時要留意有沒有無限遠的焦距選項)

(4) 光圈在最開的位置再減1格,但如果光圈本身就不是很大,全開也無妨

另外如果是長時間的曝光,除非你想要拍的是星軌,不然還需要赤道儀或 ST3攝星儀來輔助拍攝

而我這次拍攝星空是以 30 秒的曝光時間、ISO 1600、旅遊鏡頭約 3.5f 的光圈來進行拍攝

雖然我也想換光圈大一點的廣角鏡來拍攝,不過這時候的我還在摸索怎麼切換廣角鏡的手動對焦

之後應該還會有拍攝星空的機會,在此之前,我得趕緊把相機跟鏡頭摸得更熟透一些

離開了國王峽谷,大夥似乎都累了,而夜晚的路上什麼都看不見

我們今晚露營的地點,是介於國王峽谷與烏魯魯之間的 Curtin Springs,營地除了不怎麼的行動式廁所,幾乎什麼設備都沒看到

Mark 升起了營火,每個人則在營火邊放下自己要睡的 Swag,裡頭則放入睡袋

Swag 與其說是單人帳篷,倒更像是一只帆布袋而已,開口處並沒有單人帳篷使用的支架,覆蓋在臉上並不怎麼舒服

那麼,不要蓋著臉就好了嘛,或許你也這麼認為

然而夜晚是相當寒冷的,如果說白天是盛夏,那麼夜晚肯定是極寒的寒冬

在這種情形下,那怕是一絲的縫隙都會希望把它閉合起來,免得冷空氣一直流竄到溫暖的睡袋裡

國王峽谷健行路線圖 ---

左下方白色道路為停車場,也是健行的出發地點,健行採順時鐘方向行走

紅色路線是最陡峭的登山區段 Heartbreak Hill,第一段綠色路線是在 North Wall,第二段則在 South Wall

兩段綠色路線之間的桃紅色路線是往 Garden of Eden

 

本文參考資料:

http://www.therocktour.com.au/

http://en.wikipedia.org/wiki/Kings_Canyon_(Northern_Territory)

http://en.wikipedia.org/wiki/Watarrka_National_Park

http://www.nt.gov.au/nreta/parks/find/watarrka.html

http://www.kingscreekstation.com.au/

http://www.kingscanyonresort.com.au/

http://en.wikipedia.org/wiki/Spinifex_Pige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Crested_Pige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Pilbara

Ayers Rock, the Olgas & Kings Canyon, Northern Territory

http://blog.travelpod.com/travel-blog-entries/gemma_doogal/1/1279557540/tpod.html

http://en.wikipedia.org/wiki/Curtin_Springs

http://www.curtinsprings.com/

http://en.wikipedia.org/wiki/Australian_aborigine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