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樣感覺到。她透過海豚飯店這狀況在呼喚著我呢。
對了,她現在正需要我。
而我唯有再一次被包含進海豚飯店裡,才能夠和她再度相遇。
而且她很可能正在那裡為我流著淚。」(上集,p.007)

現實?非現實?

當我開始閱讀舞.舞.舞的最初,就註定被村上先生誘拐到這個含混不清

現實與非現實交錯的世界裡,一直到逼近結局的前一刻

當我以為我可以分辨什麼是現實,什麼是非現實的時候,又出現了
「不對。在呼喚你的是你自己喲。
我只不過是你自己的投影而已。透過我你自己在呼喚你,在引導你喲。
你是以自己的影法師為舞伴在跳著舞噢。我只不過是你的影子而已。」(下集,P.300)

 

這個世界會不會只是村上先生的一個夢境而已,我想著

這些看似現實的事實,居然被一個非現實的意念引導著展開

那條交界的線太模糊了,究竟是不是現實

即使我已經反複的閱讀了二次,依舊無法分辨得清楚。


「各種奇怪的房間和我的世界連繫著。
火奴魯魯市區的,聚集了屍體的房間。
札幌飯店的,黑暗陰冷的羊男的房間。
還有五反田君擁抱奇奇的星期天早晨的房間。
到底什麼地方是現實呢?
我想。我的頭腦是不是怎麼樣了?我是正常的嗎?
各種事情在非現實的房間裡發生,那感覺上像是被撤底變形後帶進現實中的似的。
到底什麼是最初的現實呢?......覺得過去好像曾經有過類似的事情,但那好像不是最初的現實似的。
......但那應該是現實啊。因為那是我所記憶的現實啊。
如果不承認那是現實的話,我的世界認識本身便要動搖了。」(下集,p.261-262)

我覺得「我」可能是個有妄想症,存活在現實與非現實交界的人

這個世界因為他的存在,所以才會夾雜著非現實在現實生活裡頭

就像是在火奴魯魯的鬧區追著奇奇的身影的情節,可能是一種非現實的夢境被「我」扭曲成現實的一部份

奇奇沒有理由會出現在那裡吧?無論她有沒有死,或是只是純粹性的消失了,她都沒有理由會出現在那樣的地方吧?

然而,June的情節又是如此真實,雖然到後來被一句「不過她在三個月前已經不見了」滲入了非現實的可能性

但那應該是真實的吧?

否則,這個世界真的會動搖哦!

因為什麼也分不清楚啊。

所以我一直覺得「這真的可能是一個夢境哦,村上先生的夢境」。



不單是「我」,連五反田君也是如此,五反田君曾說:
「到底什麼地方是現實呢?
而從什麼地方開始是妄想呢?
到底什麼地方是真實?
而從什麼地方開始是演技呢?」(下集,P.271)

 

奇奇是不是他殺的呢?連他自己都不能確定啊!

而「我」心裡的那個奇奇說著奇怪的論調,究是她是真的死了?還是純粹的消失而已?

沒有人知道哦,村上先生也沒交代清楚,很多很多的謎題就這樣以非現實的型態被留下來了

May是誰殺的呢?文學應該很想找出殺人兇手吧?

但是那個具有巨大黑暗面的高度資本主義社會卻阻擋了真相。

為什麼June會出現在火奴魯魯,為什麼她會留下那個具有關連性的電話呢?

她不是明明三個月前就不做了嗎?

天啊,這如果是一部偵探小說,肯定會讓讀者氣到半死吧

什麼謎底都沒有揭開的邁入了結局

「我」跟Yumiyoshi在新海豚飯店裡的現實結局,太殘酷了,對想知道謎底的讀者而言。

羊男說:「一切從這裡開始,一切也將在這裡結束」(上集,p.139)

 

我的疑惑從這裡開始,但並沒有結束哦

故事從海豚飯店開始,在海豚飯店結束,但中間卻是一團的混亂

如果拿了那些被我註記成非現實的現實情節

這個世界就幾乎快要肢解了,變成一團混亂沒有真相的拼圖。

但是,什麼又該是真實的現實呢?

那個高度資本主義的社會嗎?

做著文化上的剷雪的「我」,還是為自己寫文章的「我」呢?

說不定這樣的「現實�非現實」的疑惑不但在我的思緒裡存在著,也在「我」以及五反田君的心裡存在著

甚至,在其他現實世界的人們心裡也存在著。



五反田君說著:
「但那是虛像。只不過是形象而已。如果把開關關掉映象消失,我就變成零。
......非常疲倦。頭很痛。已經搞不清楚所謂真正的自己了。
到什麼地步是自己,到什麼地步是扮演的人物角色。
有時會失去自己。自己和自己的影子之間變成看不見界線了。」(上集,p.236)

 

即使我們活在清清楚楚的現實中,說不定在我們心裡,那是「非現實」吧!

我們活著,但那只是形象而已哦!

非現實的我活在現實的世界裡哦!

然後現實的我活在黑暗的羊男的世界裡

很可笑吧,但這很有可能是真實的,我想。



我們心裡的羊男都在說著:
「只要音樂還響著的時候,總之就繼續跳舞啊。
我說的話你懂嗎?跳舞啊。繼續跳舞啊。
不可以想為什麼要跳什麼舞。不可以去想什麼意義。
什麼意義是本來就沒有的。一開始去想這種事情時腳步就會停下來。
一旦腳步停下來之後,我就什麼都幫不上忙了。
你的連繫會消失掉。永遠消失掉噢。那麼你就不得不在這邊的世界生活了。
會漸漸被拉進這邊的世界來喲。所以腳不能停。
不管你覺得多愚蠢,都不能在意。好好地踏著步子繼續跳舞。
這樣子讓那已經僵化的東西逐漸一點一點地放鬆下來。
應該還有一些東西還不太遲。能用的東西要全部用上噢。
要全力以赴噢。沒有什麼可怕的事。你確實是累了。疲倦、害怕。
任何人都會有這樣的時候。覺得一切的一切好像都錯了似的。所以停下腳步。」(上集,p.145-146)


真實的現實的我們,該努力的跳著屬於自己的舞步吧

不管這個社會是不是高度的資本主義社會

不管我們被安排了什麼樣的角色

不管別人眼光裡的我們有多麼愚蠢

跳舞吧

不停的跳著能令人稱讚的舞步

Just Dance、Dance、Dance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