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4月的某一天, 是告別之旅的開始, 但它稱不上是旅行, 旅行對我而言, 應該有種漫長的意味存在

不過它的短暫, 在我的心裡有很漫長的意義

那一天, 我以一個奇異的姿態出現在光的面前, 這對我而言是一種考驗, 是企圖讓心裡那個還很幼稚、沒有限界的內在我, 出現在現實世界的一種突破

於是, 光認識了二個我, 我也認識了二個光, 這種一種很微妙的朋友關係

那次的旅行, 伴隨著全然陌生的朋友,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特色、特點, 看起來是一群略為一協調的旅行伙伴, 不過那趟旅程若不是恰巧伴隨著他們, 也許我不會寫下四萬多字細膩的遊記來紀念那短暫的四十八小時

你會發現, 你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評估你所認識的陌生人, 他們是否值得信賴, 與你是否相處得來, 然而, 這群看似怪異的旅行伙伴, 每一個人卻發揮著互補、互相激盪的拼圖功能, 融洽的相處著

雖然如今, 不見得能再遇見其中的每一個人, 我卻覺得, 也許未來相見, 應該會像分別了很久的朋友, 彼此的腦海裡都只剩下稀釋掉的模糊記憶, 但卻仍記得曾經有過這樣愉悅的旅行

我取名「告別」,是因為那一天該是我的某一個階段的結束, 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即便告別之旅會結束, 內在的我也會因為現實而回到自我幻想的世界, 我相信總還會有某一個時刻, 我會再度開啟另一段全新的旅程, 再度的告別現在階段的我

2005年的夏天, 我終於又放下了現實世界的一切, 這次, 我將前往那個幻想中, 眾神所居住的國度

這次雖然有個不變的伙伴, 光

不過另外的全新的伙伴, 應該還會為這段旅程, 帶來什麼不可知的變化

我相信, 這會是令人期待的愉悅旅程

2005年的告別之旅即將啟程, 現在, 我在登機門等候著, 即將出發前往香港

 

飛往香港的飛機上

我一直望著窗外的景色, 看著建築物變得像模型般渺小的樣子, 總有一種很有趣的感覺

就在快要抵達香港之前, 中國的海開始變得明顯的不同

它的顏色, 是類似挾帶大量泥沙的黃中帶綠的顏色

這不用說, 應該就是黃土高原無盡的風沙順流著黃河而進入大海的吧

香港三面環山, 有幾棟特別明顯高聳的建築物, 而我, 即將進入這個熟悉與陌生參半的國度

附記:機上的乘客因為更換座位的緣故, 我莫名其妙的調到了商務艙的座位, 真是好舒服的座位

創作者介紹

旅行は私の人生なのだ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