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蘭,是一個地理位置很特別的國家


身為旅客,我們期待的是冰山及雪白大地的美麗景緻


然而身為格陵蘭人,是不是就真的如同居住在天堂?


我們八成心想,北歐國家應該除了物價昂貴之外,人民都生活得很快樂


但不妨看看底下這篇文章,瞭解一下居住在極圈國度裡的人們,真實生活的一面


The Suicide Capital of the World - Why do so many Greenlanders kill themselves?  By Jason George


 (底下為概略的翻譯) 


努克,格陵蘭。


在這個格陵蘭的首都裡,學校外牆及巴士站都張貼著海報。海報上的訊息是針對青少年,請他們能利用這個特別的熱線電話:「免付費電話;沒有人是孤單的;別讓負面的想法佔據你;打電話來」


如果你知道任何關於格陵蘭的事情,你知道它是世界最大的島嶼,它也是這世界上人口密度最低的國家。


(備註:根據維基百科,截止2011年1月為止,總人口數只有 56615 人,比高雄市的人口數還要少)


你或許還知道 Richie Cunningham 在 Happy Days (美國電視劇) 裡曾與美國陸軍在此地駐紮了兩季 


(備註:格陵蘭有幾處美國的空軍基地,現已撒離)


那麼你也該知道這件事:格陵蘭是世界上自殺率最高的國家,足足是美國的24 倍。即使是日本這樣也盛行自殺的國家,平均每一年每十萬人只有約五十一人死於自殺,而格陵蘭則是一百人。


(備註:格陵蘭的高自殺率與其低人口數也有相關,不表示其他國家如日本的自殺率低就較不嚴重)


如果這樣的統計數據還不夠嚴重,還有一件事實:大部份自殺的格陵蘭人都是青少年及年輕的成年人,而在大部份的國家,自殺的主要是年長者。在格陵蘭,年輕的男人有這樣的傾向,也是過半的自殺主要人口,當然女孩也是如此。在 2008 年的一份調查指出有四分之一的年輕女人坦承曾經嘗試自殺。


格陵蘭公共衛生中心的主任 Bodil Karlshøj Poulsen 就說:每個格陵蘭的年輕人都知道有人曾經嘗試自殺,而這是一個新的現象。


確實,在二十世紀的前半期,格陵蘭人的生活就如同四千年前一般,他們狩獵及捕魚,居住在岩岸邊的偏僻小村落裡,當時他們自誇是世界上自殺率最低的地方。


一位丹麥的分析家發現,在西元 1900 年至 1930 年這段期間,格陵蘭一年的自殺率,每十萬人約才 0.3 人而已,而另一位研究極圈地區自殺情形的加拿大專家也說,甚至一直到 1960 年,格陵蘭也曾出現過零自殺率的情況。


而到了 1970 年,自殺的人口數開始增加,在接下來的十六年裡,自殺率緩慢的增加中,一直到 1986 年升至最高,自殺已成為了多數城鎮裡年輕人死亡的主因,例如 Sarfannguit 這個只能靠雪橇及船才能達到的捕魚社區就是這樣的案例之一,前市長 Ludvig Sakæussen 就曾說:在九零年代,我們有幾個年輕人自殺死亡。「幾個」看起來似乎沒那麼多,然而這個城鎮只有約 150 位的居民而已。在冬季,沮喪是不好的,但我們已在公眾健康的議題上努力,尤其是針對我們的年輕人。


當詢問 Sarfannguit 如何去改善公眾健康,他提到了足球及乒乓球,他說:運動有你無法低估的影響力。


格陵蘭高自殺率的其中一項原因,是因為自殺的人熟於使用存活可能性很低的方式自殺,槍殺及上吊是91%男性及70%女性的主要手段。(幾乎每個格陵蘭的家庭都至少擁有一支用來獵殺馴鹿及麝牛的來福槍;當然,任何的繩子、魚網或電線都可以用來做成上吊用的絞索,絞索在格陵蘭語中被稱為上帝的套索)


Poulsen 說,挪威及瑞典的年輕人多半是服藥自殺,但那不會成功,而這裡的孩子使用的方式較激烈,使他們輕易達成自殺的目的。


那麼,是什麼造成了如此多的格陵蘭人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有些人推測,格陵蘭的年輕人之所以選擇自殺,跟他們做其他事情的理由相同:因為他們看見自己的朋友如此做。 Malcolm Gladwell 的 The Tipping Point 中有一個理論稱為具蔓延性的想法「contagious idea」就曾用來解釋密克羅尼西亞在七十及八十年代年輕人的高自殺率。


Poulsen 則是把原因歸究於格陵蘭的貧窮、嚴重的酗酒與亂倫,但這只是她的猜測,她說,如果我知道,我會告訴你,但其實我們並不清楚。


可是確信的是,佔格陵蘭 88% 人口的伊努特人確實遭遇了酗酒問題,如同其他北美洲的原住民族一樣。


在八月的一個傍晚,我站在努克唯一一間超市的結帳等候線,看著一個酒醉的男人對著架上的軟糖熊 (Haribo gummi bears) 唱著:你今晚寂寞嗎?


幾分鐘後,另一位女人企圖偷酒,然後她被保全捉住,那女人坐在警局裡的木長椅時,歇斯底里的笑著並興奮的鼓掌


警官就指出努克三件最嚴重的治安問題:無人看管的小孩在街上徘徊、偷竊以及用槍結束自己或他人的生命。


他說,95% 這樣的案例就某方面來說都跟喝酒有關。


來自丹麥公共衛生全國學會的 Peter Bjerregaard 指出,格陵蘭的自殺問題起源於 1970 年,這些自殺身亡的人都是 1950 年之後出生的,而這一年正好是格陵蘭由一個偏遠的殖民地轉變為接受救濟的狀態,丹麥提供了現代化的設施及結核病的預防接種。


加拿大的研究人員 Hicks 說,這樣的關係也出現在其他的伊努特人社會。最起先是阿拉斯加,然後是格陵蘭,最後則是加拿大東方的極地地區。升高的自殺率並不是來自那些被迫在社會當一名成年人的人,而是他們的孩子,那些在鎮上長大的第一代。在這些城鎮裡,冬季來得很早;在格陵蘭的北部,冬季的雪往往提早二個月就開始下。


也許有人會認為惡劣又黑暗的冬季會是自殺率最高的頂點,然而事實上,根據北歐及美國科學家們針對 1968 年至 2002 年的死亡人數資料分析,自殺都出現在夏天。


這些研究學者提出一項假設:夏季明亮的太陽干擾了冬季時的睡眠循環,因而改變了血清素的狀態,造成格陵蘭人自殺,尤其是那些處於永晝的極北地方。


一位加州醫療睡眠中心的研究人員 Daniel F. Kripke 說,這是一種內在暴力的衝動,跟冬季因憂鬱而自殺是不同的,這種衝動跟季節性的情緒失控及沮喪有關連。


而就如同我在格陵蘭所交談的其他人,Poulsen 慶幸這類的問題已被注意到,但她似乎懷疑所謂的因日照而自殺的論點,她認為在過去數千年來,這裡的夏天一向是如此,然而過去的人們不曾因為這樣的情況而自殺,這仍然是一個謎。


Poulsen 的辦公室營運著在全國各學校宣傳的防自殺熱線電話,這電話每星期一及星期三提供服務;為了能使年輕人願意活下去,Poulsen 的志工們在努克最大的養老院成立了電話銀行。


打電話來的都是來自小漁村或大城鎮的年輕男孩與女孩,他們打電話來分享自己內心裡的憤怒、沮喪及孤獨。他們居住的地方不同,表達的意見也不同,但唯一相同的是,總會有某個地方的某個人打電話來。




 除了以上這篇文章,底下也有一篇是以夏季日照為自殺主因的深討:




Suicide Rates in Greenland Are Highest During the Summer


但我依然比較相信前一篇的講法:過去幾千年的冬夏都是如此,但過去並沒有如此高的自殺率。




接下來還有一篇也是探討格陵蘭自殺率的文章:


Rising suicide rate baffles Greenland (By Nazanine Moshiri, Al Jazeera, September 23, 2010)


底下也做精簡的翻釋。



當你在格陵蘭旅行時,你覺得自己身處世界的盡頭。


這個國家的領土跟墨西哥差不多大小,但人口很少。村落分佈在山的週圍。這裡確實是世界上很獨特的一個地方,然而在它的自然美景之下卻隱藏著一個祕密。


格陵蘭有一個不光榮的頭銜:世界自殺率最高的國家。在這個世界最大島嶼上的國度,也是世界人口密度最低的國家,政府坦言有五分之一的人民曾試圖自殺,僅管其他研究主張為四分之一。


在土地上的白色十字架清楚的說明著,許多人已自殺死亡。


我想格陵蘭的人們不需要十字架來提醒他們這件事,幾乎所有的格陵蘭人都曉得有人是因自殺而死亡的。


多數死去的人都是青少年,其中約有一半是 15 至 19 歲的男孩。


Inger Bordbar 是一名護士,她在停屍間看過許多死亡的人,而她現在是自殺防治的諮詢師。我跟她在格陵蘭西部的伊盧利薩特相遇,那個下午她跟一群年輕的女孩及男孩在一起。


她向那些青少年展示了一個簡短的影片,在影片中,一位男人正在思考著自殺的事情,因為他的妻子與兒子已離開了他。看完了影片,青少年們討論他們看到了什麼,這是 Inger 的方法之一,藉由這樣子的討論,可以克服伊努特人不擅長表達自我情感的特質。他們很難以口語的方式來述說他們的感覺,也很難解釋為何他們悲傷或憤怒,因此,他們往往將這些情緒長時間壓抑在心裡。而這一點,也許是自殺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他們也缺乏治療或心理上的協助,格陵蘭在過去以來一直都缺乏心理師或治療師,而那些負責這些事務的專業人員儘可能的在幫助孩子們,這是一份很沈重的工作。


有一些人認為自殺的現象跟傳統的伊努特社會過快的現代化有關。在 1953 年,格陵蘭成為丹麥的一部份,丹麥在格陵蘭施行了一項差勁的 G60 政策,許多的格陵蘭人被重新安置在蘇俄風格的公寓裡,那些在過去數千年均以捕魚及狩獵維生的人被迫得過他們極不適應的城鎮生活。超過近半個世紀,這項依然存在的政策產生了嚴重的社會問題。


而另一些人則認為酗酒是高自殺率的原因。另一種說法則是,黑暗的冬季不是自殺的主因,因為自殺率在夏季最高,這時候漫長的日照讓人無法好好的睡覺。


許多專家在猜測,要找到正確的解答並不容易。一位協同自殺防治的人員 Ulrikke Kronvold 說:在這些死去的人裡,有些人有悲慘的童年,也許是被性虐待;自殺有許多不同的原因,有些人則是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孤獨。


自殺議題讓格陵蘭最大的樂團 Nanook 有了靈感,主唱 Christian Elsner 及他的哥哥 Frederik 的血統是一半伊努特人、一半丹麥。他們寫了給人強烈感受的歌詞,述說著無論你有多麼低潮都要懷抱著希望。


Christian 說,在我年輕的時候,我的一些朋友自殺了,我有一張自己跟兩位朋友的合照,我們曾去丹麥作學校旅行,而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希望他們的音樂能感染並使這些年輕人敞開心胸。


無庸置疑地,這個議題已被更多人察覺,也有越來越多的政府活動及特別的自殺防治協助專線。專家們非常關注最近自殺人口的上升,截止 2010 年已有 42 人,這約等於每一星期就有一人死亡。


其中一名死者是 Benedikte Steenholdt 的男朋友,他在二月的時候上吊自殺,她說:我的男朋友是非常內向的人,而我是唯一他可以談論他內心情感的人。但是,他更應該知道,其實還有其他人是他可以述說的對象。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atricia
  • 您好,您的格陵蘭紀行真的寫的好詳細好精采!
    因為最近在查永晝和永夜的資料,想要請問您,在這裡的居民,他們在永晝永夜時會有甚麼因應措施?我查到資料是,在永晝時到了晚上他們都會把窗簾拉起來,感覺像晚上,這樣才能睡的著,那永夜呢?他們的白天依然是黑夜,所有生活作息是不是也都和平常一樣?
    不好意思這樣冒昧的提問。期待您的回覆~~^^
  • 這個我倒是沒有請教過當地人, 不過現在大部份的家庭都有基本的電氣設備

    我想, 永夜除了不適合打獵及戶外活動之外, 一般家庭還是可以過正常的生活

    生活作息, 應該會跟永晝還是有所差別, 畢竟永夜屬於嚴寒的冬季, 與夏季是會不同的

    Fred 於 2013/07/04 10:25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