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了,簡直像在逃難似的離開了台灣,無論工作或天氣都讓人很不悅,於是旅行就是最好的醫治處方

出發的第一天,幾乎等同於在香港機場中度過,只為了半夜前往瑞士的班機,而明天也得要晚上七點才能抵達奧斯陸

當初在尋找前往奧斯陸的航班裡,很隨意的選擇了瑞士航空,但它的去程班機選擇很少,而且都各有令人為難的地方

有一個班次是只有四十五分鐘的轉機時間,而另一班則是有長達十小時的轉機時間

F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